依附關係2

實驗情況一:安全型依附
有一個媽媽在實驗室裏面跟小孩玩,大概3~4歲,然後媽媽就離開了,小孩玩一玩看不到媽媽,就哇~哭了,找不到,過不久媽媽就回來,媽媽就安撫小孩,小孩就不哭了

實驗情況二:迴避型依附
小孩自己玩,媽媽離開了,小孩繼續玩不會哭,媽媽回來了,小孩依舊玩他自己的。

我們最喜歡這樣的小孩對吧~這種小孩最乖都不吵,最好帶,我們從小就被期待變成這小孩對不對,不要哭不要鬧,大人在忙不要吵,但你知道嗎?這小孩去測他的心跳,去測他的皮酯反應,這些偵測反映出他是在驚嚇恐懼裏面,然後他的情緒是生氣的,會害怕~

實驗情況三:焦慮型依附
媽媽離開了,小孩大哭,媽媽回來緊抱住媽媽:你不要再走了,不能再離開我~

像無尾熊一樣緊抱住媽媽,我們最討厭這種小孩對不對?
每個人都是不一樣情況長大的,這三種你們是哪一種?

你們都希望小孩是乖乖的那一種是吧?這三種特質,在成人的行為特質都不一樣,以至於他進入關係也就會不同。

迴避型依附在關係裏面,會形成捨麼狀況ㄋ?
其實我都可以搞定的,沒有你也沒關係啊?
跟你生活就是生活啊~有捨麼關係ㄋ?
你不要一天到晚打電話找我可以嗎?
沒有重要的事不要來煩我~

當他的伴侶會覺得,為捨麼你會讓我覺得我不重要?為捨麼你不能給我多一點愛的感覺?

好巧不巧,通常這種人容易會遇到王見王,很緊張的人,也許是另一半,也許是他的工作夥伴,也許是他的朋友~

他的另一伴總會有這種感受:
可以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嗎?可以告訴我現在的進度嗎?
不要老是好像都是我在作的感覺好嗎?我總是會感覺到:我還存在嗎?我重要嗎?

我們兩個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,星橋動作快,志榮動作慢
星橋常遲到,唯一不遲到的是有志榮老師在,他會盯和先生相同,會奪命連環扣,抓進度抓得很緊的人~

平常我和我老公沒捨麼互動各忙各的,但5月報稅我老公提醒我說東西放在那,記得要去報稅,但我說:如果你急的話你可以先去報稅~

然後我老公就說::歐~我知道了…就離去。

發現我老公和志榮老師都屬同一種類型的,可能本來不是焦慮型的,後來被我搞成焦慮型的~哈哈

其實我本來是安全依附,就是觸動了焦慮的感覺~

他的生長經驗好嚴格,我最驚嚇的是,他之所以不會遲到,是因為他被教育成,小時候都是穿制服睡覺的(怕遲到)裏頭就是有一個非常認真的自己。

我們每一個人內在,都有一個監視系統,而這監視系統就是你跟你父母以前的經驗連結,那個控制型或照顧型的父母,其實一直活在你的心中,他成為了你的監控監視器,然後不知怎麼的,你現在問我的爸爸媽媽他們會說:哪有這樣,沒有!

但是你活在那個監視系統,感覺非常非常焦慮和緊張,每天都好像水深火熱的感覺。

迴避型依附是:
因為我小時候是鑰鎖兒童,回到家鬼比人多的那種,在學習的過程中有一個視角改變了,因為我和志榮老師互動中,我發覺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,我就發現,我的自由兒童可以比較多,因為我是沒有人管的,所以我反而擁有非常多的自由。

而志榮老師他因為是家中長子長孫,本是幸福的,但因為有太多的關注力,怕犯錯,以至於他會很焦慮,而成為壓力。

那我習慣一個人了,看到這麼多人會緊張,如果沒有他,我根本不敢面對這麼多同學,而且演講中我會先找熟人,熟人很重要,我是怕人的,即便我現在有很多經驗,而且身體是誠實的,我今天竟然有些皮膚疹,一離開諮商室,看到這麼多人,立刻就冒起來。讓我知道,原來那麼多陌生人的刺激量,是會讓我有緊張的!

OK這就是迴避型依附,你看他看似很獨立堅強,就像那個小朋友貼那個感測貼,看似無風無浪,其實他內心是恐懼害怕的,我都跟人家說:我會緊張我會害怕~人家都不相信:你看起來超有自信的,哪會像緊張的樣子。

許醫師都說他很害羞又自閉,妳們都不相信對不對,我非常相信。

我們的心裏狀態都有這三個位置,兒童,成人,父母
而內在都有控制型父母和照顧型父母,
有成人功能,也有自由兒童功能,會在不同的狀況發生。

我(志榮)在作這測驗時,發現我較少自由兒童,因為我的內在就是,我要長大,我要成熟,我要獨立,我是長子長孫,所以我要作很多負責任的事情~我沒有時間當小孩,

所以長大後變成,不要帶我去兒童樂園玩,我人生就是要成功,人生就是要賺錢,賺錢是很神聖的事情。

所以當有人說要去烤肉,我會覺得烤肉有捨麼好玩?那還不如去吃燒肉嘛~為捨麼要烤肉ㄋ?

為捨麼要游泳,曬太陽的,還不如拿這時間去賺錢就好,就是這種人很無聊!活不出這種自由兒童的感覺~

簡單來說,學賽斯中的”遊戲心”,遊戲心=活出內在的自由兒童,如果你覺得,你現在很多事情,都很無聊~那我要跟你講一件事情,其實你某部份有迴避型依附,因為迴避型依附的人都會目標導向,

你看歐~那個小孩會自己一個人玩,然後活在自己的世界,關在自己的世界,而不會去感覺別人的感覺,

好~我如果說中了,你自己判斷你是哪一種型的人,簡單來說,他跟這個世界有一層膜隔絕,把自己用保鮮膜包起來,保鮮膜是客氣了,應該是牆,

他在同事之間分得很清楚,我幹嘛跟你講那麼多,我們就同事啊~要跟人保持一個安全距離

但是焦慮型依附的人不是這樣歐~
哇~感覺很熟,我跟你好麻吉,渴望跟人連結,

當這兩種人碰在一起時,生命困境會是捨麼?一個想逃一個想抓,一個不想交代清楚幾點回來,一個索命連環call~
為捨麼都不接,到底為捨麼不接,開始胡思亂想
,他是不是出車禍了?酒駕被警察抓到了~開始打電話問他父母,

他老公迴避型依附就是不回,看到未接來電很煩就是不回~

焦慮型依附此時怒火中燒,如果電話接通了會怎麼樣?火力全開的追罵!!就是上演這種戲碼!

很奇怪~為捨麼這老公永遠都不想改ㄋ?明明就可發個line我就不想報告啊~啊~我就知道,其實明明就沒捨麼事啊~可能就是多聊了兩句啊~啊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啊~啊為捨麼你那麼多胡思亂想ㄋ?為捨麼你會不斷的擴大事情ㄋ?你為捨麼會想我事出車禍ㄋ?我在抱別的女人ㄋ?

這不是我們生活中上演的事情嗎?每一家都在上演歐~我告訴你歐~不要只有以為你跟老公,你跟小孩也是一樣啦~不是只有夫妻,親子關係也會歐~

怎麼辦?好像沒解對不對~迴避型的就是會碰到焦慮型的,還有一種是混合型的。

焦慮型的產生,是早期父母給孩子,時有時無的感受,有時候父母親介入了小孩,介入太多了,沒有界限,有時候又忽略孩子的感受,父母親自己的不穩定的情緒,一下高興,一下憤怒,沒有安定感覺。

焦慮型永遠都在問:我做錯得捨麼嗎?我搞砸了嗎?我是不是哪裏做得不夠好?我永遠都在小心謹慎,是否得罪你了。我是不是不重要,我是不是不夠好~

迴避型的展現:我如果很需要你,會讓我覺得我很脆弱~產生的原因就是不理你,我感覺不到爸媽的感覺,我自己感覺自己就好。

到了成人展現就會變成:要我跟你說愛你歐~那會讓我變得很糟糕,沒那麼脆弱好不好?愛是一種脆弱的表現,靠自己最好,因為靠山山倒,靠人人倒,靠自己最好,算了算了,從小就這樣養成的。

混合型的是如何展現:這兩種類型的合在一起會如何?他的父母親是這樣子的,一天到晚幹喬他羞辱他,一天到晚讓他很恐懼,一天到我父母一直爭吵,他永遠都在求生存和依附的感覺裏,他有兩條線,一條是他要感覺到生存,比如說他看到父母心想:這人是愛我的嗎?想去依附父母,但一旦去依附時他又發現到,這人是會打我的,打我打的跟狗一樣不手軟耶~然後這人是會羞辱我的耶~這人是會對我罵三字經的耶~他會很恐懼,他整個人的心,就是在恐懼心裏面的,內心受驚嚇的小孩。
我既想靠近你,又覺得這關係好危險,處在矛盾之中。

所以對於這三種人,都要給予不同的對待,而我們並不暸解我們的伴侶和孩子是屬於哪一種?

這世界上,安全依附的並不多~但是我要說的是,全部類型的人都可以修復,而今天我們要知道,在面對關係中,我們自己是屬於哪一種人,然後這三種修復都不同~

你和小孩的關係,你和伴侶的關係也都會不同,仔細覺察後,不要再上演追與逃了~因為其實是你內在的感覺,把你淹沒了~你自己的焦慮、你自己的迴避、你自己的害怕、把你淹沒了~因為這三種類型的都在經歷”不安全”,回到這講座,賽斯說:我們要回到恩寵感,走向自我價值完成。

天啊~常聽許醫師說:我要有恩寵感~但這恩寵感要從何而來?

我告訴你,沒有感覺到安全感,你是不會感覺到恩寵感的,好,今天我們就要告訴各位安全感是如何建立?

焦慮型依附的人,比較容易生長在大家族裏頭,或有很多小孩的人,他比較有一個內在動力是,如果你沒有看到我,我就會活不下去。他的經驗是,我要去得到媽媽的注意,我必須要作比較大的事情才會獲得觀注,透過吸引到觀注才會感到安全感。所以志榮老師的演講是會吸引到大家的眼球的,這是他的能力,他在人多的地方也可睡,越吵越有安全感。他上報紙就會在各個群組PO,這舉動就是想獲得被關注,所以大家要回應他,一旦有了關注就會有感到存在是有被看見的,就會有安全感。

迴避型的,見鬼比見的人還多,所以一定要在很安靜的情況下才能睡,這是我的習慣,不見得是喜歡,但一定是習慣,而這習慣是會感覺到安全,人在那習慣不見得會喜歡,但會有安全感,

然而對我來說,被看見是會有危險的,所以這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趨力。這個就是生存機制。

焦慮型的生存機制就是:定位定向。
他要定位清楚搞清楚弄明白,他在小時候常是不確定現在在捨麼位置?不確定媽媽是否有在生氣,不確定他是否心情好?不確定他是否搞砸捨麼事情?
焦慮型的生存機制,他永遠都要搞清楚弄明白,定位要定清楚,所以志榮老師是有個特色,他都會是去了解規則的人,不管是檯面下或上,他都會掌握和了解,常看到他手機不離手:我須要掌握動態!

他會很在意人跟人之間的距離,會在意哪位同學很久沒來了,是否要主動跟同學連結,很像媽媽。但我是離開了教學現場,我就不見了,群組都是志榮老師在回,

迴避型的生存機制就是:躲,藏。
如果先生是這種類型的,你問他,你現在要去哪裡,你明天要幹嘛?如果電話一直打,他就會關機。
他沒有要幹捨麼大的壞事,但就是喜歡躲。你越是去問他:你說,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很憤怒?他的情緒被你接穿了,他就真的很憤怒~然後他會做一個動作,就是切斷連結,轉身離開,會顯得非常無情,但他自己是沒有感覺的,他把感覺切斷了。

此時焦慮型的會非常難以接受,哇~你怎麼可以做到這樣啊~

因為從小就是自己照顧自己,獨來獨往,沒有和父母太多連結,沒有透過分享,所以就沒有感覺,

你去覺察你的生存機制是捨麼?你就能看見,你在關係中大多是如何回應?
然後你就可以知道你是一個捨麼樣的狀態,接下來你就可以,不要用這個狀態去回應別人,因為這樣的狀態,容易和人過度連結,或切斷連結~這樣明白嗎?

所以你要暸解你的點是,防衛生存機制,就是你的慣性因應模式,切斷連結,或是追…

一個想要定位定向,要追,另一個想逃,那不是沒完沒了嗎?
我說過這是可修復的,只是你進入了這個負向循環時,兩個王見王該怎麼辦?
依附關係_安全感

第一件事,就是允許,你勻許對方的生存機制,你也勻許你的生存機制發生,因為那是他活下來的保命機制,再說一次,你只要勻許,他得躲藏和我的追,都是在求生存,你只要勻許,勻許他有這面向,允許我自己有這個面向,事情就會好辦了,已經解決一半了,允許彼此間的差異,這是求生的機制允許讓他發生,這是第一步。(之前我們永遠都處在這不允許的狀態中)

第二,此時此刻你處在捨麼當下,你發生你在追,還是你在逃,切斷連結?去感覺你臨在的是捨麼?
這臨在會是捨麼?難就難在這~接下來要說的是,治療的概念,

當追與逃發生時,我們會一直聚焦在那一塊披薩,他不愛我,他就是在落跑,他就是不接我電話,一直在強化那塊披薩,一直在恐懼中,一直給他能量,我告訴大家有個技術,就是臨在此時此刻的感覺,你正在害怕,你正在害怕被遺棄的感覺,你正在害怕老公不理你的感覺;你正在害怕快要被追到躲不了的感覺,勻許他發生。

依附關係_披薩這塊披薩是他的紅色警戒,只是他的一小部份,並不是他的全部,你看到得這件事情,也不是你生活所有的全部。

舉例:假設現在發生追與逃,怎麼CALL你都不回??但是這只是生活中的一件事,並不是全部!
你可以說:耶~我們接下來要出國玩耶~這樣生活是不是有一個好的面向出現~
嘿~你那一天送我一束花,我很開心耶~

耶~那天小孩運動會跑第一名耶~他得市長獎耶~

你的生活面向,是不是有好多塊面,但你卻都意識聚焦在那一塊紅色警戒區,以至於這塊披薩變成你生活的全部!!你可以一直換換換面向,他不是你的全部。你會告訴我,你在分散注意力,

好,我讓你的分散注意力的功能,是將你的神經系統擴大與含納這些所有的事情,而不要只聚焦這件事。

他的刺激源是在的歐~不是不在歐~你還是擔心害怕的歐~
但是因為轉移了其他的面向,也會增加不同的生活感覺,好的感覺,看到別人有在關注我,自在,等等,因此開心而放鬆,然後你會發現,原來你有好多面向,給你好多好的感覺。

但是大家發生的事,我被這一塊小小的披薩給淹沒了~我怎樣都不想離開~
而你的不想離開,你就要覺察,那只是你的生存機制,
而你有其他方法,開始臨在你的此時此刻,開始找資源~
披薩的其他面向,就是在開始找外部資源了~
有好的感覺,在此時此刻,你和你自己在一起。

許醫師說的賽斯心法,所謂的當下是威力之點,就是你現在在你的感覺是捨麼?
例如,剛剛寶儀上來時,看到很多人給他的支持鼓勵是捨麼?和他在上台前的緊張感覺是捨麼?然後把他接起來,如三角圖。

他其實是一種實像的滲漏,就是當你在練習兩個畫面感,從一個好的經驗去滋養另一個恐懼的經驗,這就是在生理工作中一種神經的迴路重塑,在賽斯中以物理角度稱為"實像的滲漏"

所以當你有這好的畫面時,為何要寶儀記得這50個人的眼神,未來他可能有200個觀眾、2000個觀眾,可是這50個人的眼神將會帶入他往後的記憶中,實像的滲漏,你們會一直都在。

所以當這三個條件都發生了(三角圖走完三個條件),你會感覺到你有安全感了。
但我要說的是,我不得不承認,這是一個需要練習的,因為它需要修復的歷程,這教修復。

我為捨麼一開始就講這故事,你們看到的我,星橋老師,許醫師,也是這一大塊的披薩之其一,而這也是你想看到的那其一的披薩,你看到了他很成功、快樂、開心,看到他治療很有效果,那是你想看到的。同樣的,你可以選擇你想看到的;同樣的,你可以選擇你不想看到的。

但我想告訴大家的,當你選擇你不想看到時候,你是有能力看到其他想看到好的事情(其他面披薩),而你的意識和聚焦可以轉換換到好的事物上,然而這件事的刺激源還在,但是他會慢慢的經過你的修剪之後,慢慢越來越薄越來越遠,然後你就成功了,我們有太多的成功案例是這樣修復的。

這個其實在我們的生活經驗中常遇到,我講一個案例,有一次我爸爸要去蘇州看我,我機票都買好了,在買之前我還特別跟我媽媽說,爸爸要來,我機票已買好了,如果你後來反悔,不是我所要的。

星喬媽說:當然沒問題,我當然會支持他去。
但接下來確發生一件非常小的差錯,就是我爸把我媽供佛用的茶杯拿去用了,我爸並不知情,我媽就大發雷霆,供佛的東西,你怎麼可以對我最尊重的東西這麼有汙衊心,這樣表示你不重視我,既然不重視我,那你也不要去大陸了~你不讓我好過,我也不讓你好過!

我後來打電話給我媽:媽,可以先放過我爸嗎?他來了之後,我在跟他好好聊,你這樣會逞罰到我內~
我媽說:我不管~
我說:你也想想,我爸平常對你也還蠻不錯啊,他就不過是不小心用到供佛的杯子而已~

他說:我告訴你,以小觀大,你不知道你爸的本質劣根性,他平常是不敢跟我在表面上唱反調的,他就是透過糟蹋我喜歡的東西,來跟我唱反調~

所以志榮老師說那個披薩,我們人歐~就是容易鑽牛角尖,當我們想這人不好的時候,我們就一直想他的不好,然後我們腦袋的神經迴路,就會一直搜尋他的所有不好的,從早年,到現在,我媽從10幾歲嫁給他,到60幾歲,所有歷歷在目,他不夠尊重我的事,全部翻過一遍,記憶力之鮮明的,但就永遠都沒有看到那11片披薩,他的11片披薩被那一片披薩汙染了,就是淹沒了,我要說的是,這個淹沒的感覺,就像你被捲進旋窩一樣,然後你逃也逃不開~

然後你這時候跟他講我爸任何一件好的事,他都聽不進去,他就把我當敵人,所以為了我不要被他捲進去,我只好不要再說了,你說的都是!!

其實誠實的說,我媽沒有在生氣時,他們倆的關係是不錯的,他對我爸爸也很好,可是人一火的時候,天啊~你對我總總的好,我都看不進去了。

可是在做治療的時候,這個披薩的練習,就教做”意識的拓展”,就是把你的信念塞網打開,但這方法很多人都知道歐~第一個是他不見得做的到,因為有時候那個旋窩太大了,而且他的生物能量很強,他裡面的能量,有非常多的鬼影化學物質,賽斯書有講的,那鬼影化學物質會把你捲進你沒辦法的,任何好的經驗,你都不會有好的感受,因為就是過去有任何好的回憶,你當下真的就感受不到,你都會覺的那都是假的,只有他現在對我的傷害才是真的~

所以有時候他需要透過療癒的過程,他需要被別人撈起來,撈起來後讓我們的注意力,放在我們曾經擁有的美好,然後慢慢的才會發現,啊~其實,他搞不好真的是不小心而已,就放他一馬吧~

那這裏頭的,剛智榮老師講的”勻許”,其實是保有空間,我前兩天在看FB的連結,華人社會的關係,基本上都教做共生關係,共生關係就是,你理所當然認為別人的想法都要和你一樣,就是你無法區分我跟你是不同個體,也就是說,我們沒有辦法尊重差異性,我愛你,可是你不一定要跟我一樣,你的想法可以跟我不一樣,做法可以不跟我一樣,你的感覺可以不跟我一樣,因為你本來就是跟我不一樣的人,所以尊重差異其實才是允許,而那個允許才是愛的發生。

而那個共生裏頭要求的,需要,角色,功能性的滿足,只是讓對方不能失去我們,不能跟我們分開,我們好像保有了很強固的關係,但其實這裏頭都是愛恨糾結,因為在裏頭不被允許差異性。

接下來我要說明的是,剛剛說的都是我們自己,現在說的在對方,你要能給出的是捨麼?

允許,你也可以給出支持,你也可以給出臨在,我要說的是,
對於迴避型依附的人:
他要去練習的東西,也就是他要去經歷的東西是,”有感受這件事”,因為他很沒有感覺,就是任務導向,常常把感覺切斷,所以你要讓他練習捨麼ㄋ?就是賠他去經歷,假設你願意陪你的另一半去經歷這些過程,去經歷那種感受,讓他有感覺,他只要有感覺,慢慢的回來,有感覺,他就可以發現是可以連結的。

對於焦慮型依附的:
他要的是捨麼?他要的是”信任”,他要的是信賴,他要的是保證,所以你面對另一半是焦慮型依附時,你要讓他定位與定向,讓他知道讓他有信任感,這些全部都是在講安全感。

如果是混亂型依附的:
他天生就是在驚嚇恐懼當中,我要告訴你們 ,你們就要對他小心翼翼的,就是要慢慢的呵護他,他的內在是很驚嚇的,但他並不自覺,因為他把他的感覺全部都切斷了,他並不知道他被嚇到,但是你要去意識到一件事,他的切斷,這允許,這是他的生存機制!
然後讓他知道,其實是他活在他的保護膜裏很久了,你其實沒有感覺已經很久,而我也為你高興你能這樣活下來,然後讓他知道”我在這裏”。

所以面對這三種人,你都要用不同的方式去面對他,但是我要說的是,不用這麼複雜,這是治療師的工作。

大家可以處理的是,回到你自己,去練習這三個安全感(三角圖),允許、臨在、支持 。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